2007年10月4日 星期四

劍道場的黃昏


空巷寂兮也無風,櫻花紛紛落簷中,抬眼忽見兮夕照紅。
木通 口一葉


劍道場的黃昏

那年,十一月,去到東京池袋再要轉二十分鐘私營鐵道的板橋赤塚新町,下車走五‧六分鐘便是久明館劍道場。木房子樓下是劍道場和洗手間,樓上是放物品‧廚房客廳‧客房和館主房間,地方挺潔淨,純正日本屋風味,連屋的味道也是令人聯想起日本的一種木材的氣味,幽幽淡淡的,如果有住過傳統和式旅館便一定嗅過這種味道,可能是守護日本傳統的精靈身上的味道吧。

我和劍友一起住在客房,因為劍道練習只在晚上,其他時間倒自由自在的在房子中走動或休息,當然很多時間出了外面逛街。我們來一星期,是準備參加劍道升段的,劍道升段除當日比試外還要有一筆試,一早給予題目自行寫作答題一番,証明了劍道人沒有文盲的呢。

那日,在房中我們在答寫文章,劍友在房牆壁上的音響放上了他帶來的心愛結他音樂,輕輕在播放,時間是下午,已黃昏,紅紅的光散佈全房,一種難言的感覺直湧心頭,放下筆去到窗旁坐視外面的民房屋頂,夕照中微風吹拂,那種光線那種清澈的氣息,我沉醉在安寧的日本黃昏中,空氣像凝結了般,恍惚回到百多年前的江戶黃昏,遠遠傳來南部鐵風鈴的清脆叮叮一兩聲,醒覺吾是過客。

 

2004

沒有留言: